茶鲤巳

第五人格/音乐剧/fgo

推测一下“珊瑚夫人”的剧情
-
-
1.调香师与厂长是恋爱关系
2.厂长恋爱前和恋爱后变化很大
3.杰克不满厂香恋爱,认为调香师对厂长不会有好影响
4.杰克把调香师推下了船,想要杀死她
5.调香师本应死去,但在海底复活
6.佣兵、医生、前锋与在海底复活的调香师认识,且都对她抱有好感(具体是友情还是爱情,还不清楚x)
7.调香师身上有一件“宝物”,推测是那个海螺

【殓机】两次

伊索见过特蕾西两次。

一次是在列兹尼克老先生的葬礼上。那天刚好下着雨,远远地在黑伞之间的空隙里能看见个满身泥泞的女孩蹲在棺材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哭泣声和雨声的攻势令神父的祈祷词梗在喉中,而令这场潮湿的葬礼迟迟不结束的罪魁祸首却颇有哭到天黑的架势。

没人敢拦,万一这羸弱的小姑娘有什么闪失,那实在是不好给列兹尼克先生的在天之灵一个交代。所以人堆里的伊索也踌躇了好久,才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走到特蕾西身边,不作声地把遗物怀表放到她手边。

任务完成,正准备离开这片压抑的地方时伊索却被来自衣角上的力量拽得几乎坐在地上,随后收到了一个湿漉漉且伴有啜泣的拥抱。

对方像是把他当作救命稻草一般,几乎是在勒着他。

"……不用害怕。"

-

第二次是伊索到达庄园后发生的事。

那时候他被绑在狂欢之椅上,因此具体细节他看得不是很清楚,只记得有个苍白的脸突然闯入了他的视线中,眼眶微红的双眸正对上他的眼睛,令伊索立刻想起几年前的那个女孩。

"别害怕,先生。"解开藤蔓的姑娘拽起他的手逃跑,尽管她自己也怕得发抖。

"天才特蕾西小姐会保护您。"

宣传一下自己家孩子x是,是JTR的模仿者……!

-是幼年设
-
“爱丽丝小姐.爱丽丝小姐.您说呀.我是否与人们格格不入?您看.我见过那些意大利的.法国的.英国的孩子.他们都有父母围在身边嘘寒问暖.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就像是最幸福的家庭——

哦.我的意思当然不是您不够好.准确说我的人生中有您就足矣啦.因为您是能够永远陪着我.给予我乐趣的爱丽丝小姐呀.”

高亮!
艺术家杰x作家盲
初次站街设
原作向

占tag歉
大家好我又来安利邪教了(?)
这次是冒险家x爱丽丝,对就是那个仙境的爱丽丝
冒险组/奇遇组
一个去过大人国小人国,一个用过变大蛋糕和缩小药水
尤其是,2010米娅版的爱丽丝,加上杀过龙的经历
这俩可以互相讲冒险故事了(?)

【杰盲】精妙绝伦的美杜莎

-艺术家杰x模特盲
-杰克第一视角
-用自戏改的
-BE
-
-
-艺术家设
-
“从那时候开始亚当斯小姑娘就是我最棒的模特.你要知道.人们会因为能够看到自己的模样而产生羞耻心.所以每当我要求那些廉价却又根本不够美丽的模特们装扮成古代神祗造型时.总会遭到低声咒骂与坚决的不配合.这种时候你还能做什么呢?无非是在这些人走出大门的那一刻把阳台上的花盆狠狠抛下去听到他们的惨叫声才会令我善罢甘休.

“当然啰.因此我在寻觅新模特的过程中找到了我的缪斯——海伦娜•亚当斯小姐.她双目失明却依旧令人移不开眼睛.如世间最为精致的人偶般讨人喜欢.我时而馈赠给她上好质地的弓箭.把她打扮成纯洁美好的月神阿尔忒弥斯.而我即是她弓下陷入爱恋的猎手俄里翁.又时而为她戴上女神们的桂冠.不由自主地朝她献吻.如同美神最虔诚的信徒一般.

“不过.亚当斯小姐偶尔也会使我不满意.就比如上一次我执意要让她化身为含冤致死的美杜莎.最理想的效果是以狰狞的毒蛇衬托出这位女妖致命的美丽.但是无论我用纸.还是用木头.都无法做出栩栩如生的假蛇.于是我从集市上买来暗紫色的毒蛇放置于她头顶.这一完美还原的短暂景象令我欣喜不已.并迅速地完成了真正令我满意的画作.但是当我回头时.却只看到了一个丑陋的、明显是被毒死的尸体.——这多么令我失望啊!我不由得惋惜地觉得.世界上不会存在永恒且令人心动的美.”

占tag歉
一点关于红教堂剧情的猜想
①红蝶的婚纱时装
那张白婚纱无论怎样看都像是西方新娘的外貌打扮,是否可以理解为“红蝶是在欧洲结婚”
而黑婚纱从图中就泛着不详的气息,这里猜想是新娘失踪后死亡化为怨魂,从而也改变了自己的婚纱
且红教堂的“红”刚好与红蝶的“红”相呼应——相信每位未婚夫都会给未婚妻寻找一个具有意义的地方结婚
推测:红蝶从日本远赴欧洲,在婚礼当天因不明原因身亡,而后作为监管者而存在

②盲女的蛋糕时装
“失踪的新娘”这一描述很明显是在说红教堂
但后面还有一句“丢失的珍宝”,推测一下盲女和慈善家都去参加了这场婚礼,且两人与新娘的失踪有关

【杰盲】代达罗斯的缪斯(有擦边车)

-艺术家杰克x离家远行的文学者盲女
-预警!有一点擦边球
-甜的,短的,ooc的()
-
-
“您能吻我一下吗?”

海伦娜说。

据听闻盲人的感官比他人要更为敏锐一些,而在这场激烈的性事中她仍然咬紧下唇保持镇定没有令自己完全陷入情欲之中。海伦娜•亚当斯是个具有叛逆特质且坚强倔强的女孩,这一点杰克从她敢于拄着盲杖离家出走寻求文学的道路这一点就能看出,但同时她的个性又让她逆来顺受地接受了他的救助——前提是需要让她作为人体模特供杰克使用。

——于此刻发生了混乱的关系。

她不断告诉自己这是女性必经的一个过程,好让自己接受这一局面。但身后人不复往日体贴绅士的行为与偶尔说出的污言秽语令海伦娜完全无法麻痹自己。她低声啜泣着,并非是对于这暴行的愤怒或者是别的什么,只是因为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想通这一切发生的原因。

“您可以吻我一下吗?”

她知道童话中描述的真爱之吻在现实中并不存在,海伦娜询问性地索取亲吻只是为了印证一下杰克究竟是否“不讨厌”自己——毕竟没有谁会亲吻一个自己所憎恶的人。

第二遍听到这微弱却不知为何带着一丝一毫坚定的请求,原本称得上是粗暴地在海伦娜身上驰聘而不顾及身下人感受的艺术家愣住半晌,稍放缓速度凝视着如工艺品般近几是完美的胴体,指尖抚上少女面颊擦拭掉未干涸的泪水,手指下滑摩挲她那被咬得泛白的唇瓣继而俯下身略微颤抖着蜻蜓点水般留下一吻。

“荣幸之至,我的缪斯。”